全部
  • 行情
  • 新闻
  • 全部

玉石价格上涨属正常现象

来源: 2012-05-28 14:08:34 责任编辑:九藏天下网
248

  20年前,玉石不是很贵,但转眼玉石价格已翻了几百倍。玉石屡屡拍出天价,叶福欢认为并不疯狂,而是市场正常运作的结果,“翡翠作为一种自然资源,很多是火山爆发而成,不可再生且充满灵气,你看到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仅此一件’的,这种不可复制性使得艺术品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价格上涨也不足为奇。问题是,假如别人出5万元,你愿不愿意出10万元?”

    面对“人间最美丽的石头”,创作者需要最大程度地挖掘色彩的可能,并展现得淋漓尽致。

  日前结束的第八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一件《黄岩岛上凭龙游》摘得了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特别金奖,这是本届文博会3个获得特别金奖的玉雕作品中的一个。其主体全由上等翡翠雕琢而成,光原料就值200万元,在非常传统的材质上融入现代主题,创新思维显而易见,但着实是一次不小的冒险。

    记者在广州寻访到了作者、工艺美术大师叶福欢。这件新作是他花800小时打造的。在讲究传统的玉雕行业,他却主张不再走老路了。高风险的“赌石”历程中,他从来没输过,并能化腐朽为神奇。面对“疯狂的石头”,叶福欢觉得很正常,最重要的是在混乱的市场中树立招牌。

  入行:辗转美术、木刻最后情定玉雕

  叶福欢似乎生来就与玉石结缘。“我的家乡靠近越南、缅甸,边境贸易很发达。小时候有亲戚就是做玉石生意的,所以我很早就接触过这些东西。近墨者黑吧,我对它有特别的感情。”

  在走上玉雕之路前,叶福欢也辗转多时,做过好几个行业。但无论生活怎么样变换,有趣的是,他最终还是走上了玉雕这条道路。

  年少时在湛江的一所学校学美术,毕业后从事油画方面的工作,几年的临摹与创作培养了他对造型艺术的敏感。接着,他又转到红木雕刻,并对减法雕刻以及因材施艺的手法产生了浓厚兴趣,可惜木头质地比较软,没办法雕得很细,彼时十天八天就能完成一件作品的叶福欢并不快乐:自己做出来的只是没有生命力的商品,而不是艺术品。

  当发现玉石的硬度能够容忍雕刻的单位缩小到毫米以下时,想要不断超越自己的叶福欢难免激动,他便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翡翠。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起的,相比白玉,翡翠色彩的千变万化更是让他迷恋。而之前那些所谓“无用功”竟发挥出奇特的效力,因为雕刻界有一条不成文的铁律:不学美术容易掏坏料子,浪费了很可惜;而不懂雕工就无法实现创意,这些人都只能做工匠,两者兼备才有可能成为大师。

  心得:艺术源于生活但须注入新意

  入了行,叶福欢仍然“不安分”。就玉雕题材来说,从来就是观音、佛像占据绝大部分,仅仅在具体形态做文章,变化太少,这也恰恰是玉雕的“传统”所限。叶福欢之前也做过很多这类型的作品,一是因为有市场;二是,他自己也喜欢。不过,大家看多了就腻烦了,没什么新鲜感,“不能永远走老路,要迎合市场,更要与时俱进,这不是一句空话。”

  但新路在何方?他决定向生活要灵感,往传统注入现代元素。叶福欢称潘鹤的作品《艰苦岁月》给了他很大启蒙:“我父亲是抗日军人,小时候父亲就指着那件雕塑,告诉我他就是里面那个扛短炮的。”作为土生土长的广东人,叶福欢第一时间想到了身边活生生的事。

  《云山福翠》系列在亚运期间制作2010件,被当作礼物送给各国来宾,也被钓鱼台国宾馆收藏了一件。红翡在外,绿翠其中,珠江、小艇、寻常百姓、亭台楼阁、白云山、青松安排在10多厘米高,20多厘米宽的天然翡翠中,颇具岭南气息,富有立体感。《春蚕》则来源于朴实的生活,蚕茧、蚕蛹随意分布,让观者会心一笑:“小时候我家里养蚕,那个画面在雕刻时浮现出来,我就是带着对童年的回忆展开创作的。”

  把创意贯穿于创作的始终,就算是最拿手的关公,他也尽量别出心裁。于是,胸宽体胖、不带大刀带笑颜的关公雕像,不仅在上海世博会上获得了金奖,还受到台湾友人的关注和喜爱。当然,艺术同样高于生活,《和平世界》就紧贴时代,通体呈白,牡丹和鸽子寓意和谐亚洲。

  诚然,繁荣的背后也有杂乱,有些商家用化学材料浸泡填充出来的B货、C货做挂件、手镯,价格比A货低很多,的确会混淆市场,“但是大型的摆件,质地太差的材料经过化学处理也做不出来,总会有人识货。”叶福欢就瞄准了那最高的一层。

  目前,叶福欢选择了在传统技艺中注入现代气质,这无疑需要莫大的勇气。在技艺上,正值壮年的他自认玉石价格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并不着急收太多徒弟,“再干个几十年。”此时,他的眼神异常笃定。

最新产品

商城热卖

热度排行

九藏天下服务号

九藏钱币订阅号

九藏邮票订阅号

九藏书画订阅号

400-052-6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