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行情
  • 新闻
  • 全部

西方绘画讲究笔触,而中国绘画讲究笔道

来源:新浪收藏 2017-07-13 17:26:59 责任编辑:魏芳
567

为什么中国人看待笔线不落在笔触而喜欢谈笔道?我以为其文化的注意力还在于形式秩序背后的规律性,对形而上问题颇有兴趣。

  清代的石涛有一本画语录,分章18,对于笔墨二字,他以神、灵对应,曰:“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二者都是针对主体而言,但蒙养之灵得其于天,而生活之神得其于道,需有经历,能体会山川万物之辩证生成之理。笔,是画之根本,故石涛画语录关键处还在“一画”章。一画,是所有画法之根本,是初始之道,为我所立,即从心则也。此“一画”说,并不拘于具体的画法,不在乎一笔一画,而是以“一画”一以贯之,称之道也。如此说来,强调笔道与画道的中国画家,头上似乎高悬着一面形而上之镜,照耀着人之初心,物之本性,才有石涛所谓的“具体而微,意明笔透”。

中国油画

  同样都在主体的内部,与笔触相关的生命体验,蕴藉着更多的情感因素,并专注于特定的表现形态,而与笔道相关则是一种宇宙观。可在具体的笔触与抽象的笔道之间,笔法是否就构成与个体艺术理念有关的语言系统?笔法系统既可以决定某一绘画类型的形式特性,与图式的生成紧密相系,也可以决定某一画家的艺术风格,与手法的差异密切相关,甚至还可以关系到工具材料的使用范围,将问题一步步地具体化。

西方油画

画家的个体性是处理或化解各种绘画类型最有效的因素,可以直接挑战既成的任何一种规定,也是产生新的笔法系统的基础,甚至可以催生新的绘画类型。简言之,即跨界创新。中国的油画家也就处在临界状态,在用笔上也面临着跨界问题。我们很少深究执笔、用笔等具体行为中的心理感受力,很少深究绘画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历史文化记忆,很少深究笔法与图像生成中的观念性制约。油画传入中国,不可能是单纯的学习或接受问题。如何接受,什么有反映而什么又无所反映,是我们研究中国油画史必须关注的。

  如何进一步打开当代中国写意油画这一话题,不仅有赖于油画家们的创作实践,也有待于在理论层面上将问题具体化。

最新产品

商城热卖

热度排行

九藏天下服务号

九藏钱币订阅号

九藏邮票订阅号

九藏书画订阅号

400-052-6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