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行情
  • 新闻
  • 全部

傅抱石:金刚坡找到了绘画之道

来源:九藏 2017-08-01 15:52:32 责任编辑:魏芳
233

傅抱石一生崇拜石涛,致力于石涛研究。在金刚坡,傅抱石编订完成了《石涛上人年谱》,对石涛的生平与创作做了详细的研究,这正是他十多年来关于石涛研究的全面总结。同时他还创作了不少石涛诗意图,如《石涛上人像》、《大涤草堂图》、《仿石涛山水》等,打通了艺术理论研究与艺术创作的脉络。战时蜀中的生活境况虽然艰辛,他却仍以石涛诗自逸:年来我得傍山居,消受涛声与竹渠。坐处忽闻风雨到,忙呼童子乱收书。

《万竿烟雨》1944年

一家七口的生活压力使得傅抱石在重庆身兼数职,常常清晨沿着山间小路步行十数里到嘉陵江畔的重庆国立中央大学(今重庆大学)教课,随后再赶赴码头乘船渡江至对岸的国立艺专,临近黄昏才原路返回金刚坡下的家中,而沿途这些独特的巴蜀山川给予了傅抱石从未有过的创作感受。他曾说:“画山水的在四川若没有感动,实在辜负了四川的山水”,“以金刚坡为中心周围数十里我常跑的地方,确是好景说不尽。一草一木,一丘一壑,随处都是画人的粉本。烟笼雾锁,苍茫雄奇,这境界是沉湎于东南的人胸中所没有所不敢有的。”

傅抱石有一方印为“往往醉后”,这是他在甚为得意之画作上才会盖上的印章。酒在傅抱石的人生后期占有重要的作用,据说人民大会堂的《江山如此多娇》带有酒香,实是趣言傅抱石在1959年与关山月合作这幅巨制时往往微醺而作。而这习好则也是在金刚坡时期养成的。战乱中家人的安危,工作的奔波使得傅抱石此时除了在绘事上聊以解忧以外,唯有房东窖藏的土酒可以让他暂时忘却世事的烦忧。

《金城图》 荣宝斋美术馆藏 1944年

《金城图》 荣宝斋美术馆藏  1944年

酒似乎也进一步释放了他在创作时的艺术表达。傅抱石生性理智而谨慎,在一定程度上,这仿佛约束了他欲将胸中山川气势以及生活带来的压抑感尽兴倾洒。或许正是在微醺后的半醒半醉之间,心中的表达欲望呼之欲出,他放弃了传统的书画表达方式,用打散的山马毛笔在宣纸上急速作画,疾风骤雨般,创作出前所未有的巴蜀山水画作,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抱石皴”和磅礴多姿的绘画风格,而款署“重庆”或“东川金刚坡下”的作品也成为他一生杰作中最重要的部分。

《巴山夜雨》 1943年

《巴山夜雨》 1943年

正是在金刚坡的这段历练之下,傅抱石找到了他一直苦苦追索的绘画之道,即用时代的美学理念去重新阐释中国传统绘画,把书画之精华通过创造性的表达予以重组,形成一种既符合时代审美又超越于时代之上的艺术表达形式。

1942年,傅抱石壬午个展在重庆与成都开展,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展览之一,他在《自序》中说:我认为一幅画应该像一首诗,一阙歌,或一篇美的散文。因此,写一幅画就应该像作一首诗、唱一阙歌,或做一篇散文。观傅抱石画,莫不如此。

最新产品

商城热卖

热度排行

九藏天下服务号

九藏钱币订阅号

九藏邮票订阅号

九藏书画订阅号

400-052-6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