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行情
  • 新闻
  • 全部

中国近现代画坛以传统花鸟见长大师潘天寿

来源:博客 2017-08-04 17:05:56 责任编辑:魏芳
297

潘天寿学养修为很高,众所周知,他曾任西湖国立艺专校长,其后任浙江美术学院院长,并着有《中国绘画史》、《听天阁画谈随笔》等。在绘画传统的学养上,潘天寿远师宋元,近取其同时代大师:或许他从马远、夏圭笔下习得雄健干练;从八大画中悟得了奇绝气格;从扬州画派中寻得恣意性情的塑造;从岭南一派中纳得明丽酣畅;当然还有他得以机会切磋问艺、亦师亦友的吴昌硕,吴朴茂画风、籀篆风骨定为潘天寿深入研习。

潘天寿博采古今,最为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从未泥古于任何一位前人大师;“边纳边吐”是为一种有理想的艺术家的修养自觉,更是潘天寿天赋直觉、强悍个性的必由出路。潘以此履险入绝终成自家面貌。吴昌硕数次盛赞潘天寿:“年仅弱冠才斗量”、“天惊地怪见笔落”,“久久气与木石斗,无挂碍处生阿寿”,对众多研习自己画风的后学,吴唯独评价“阿寿学我最像,跳开去又离开我最远,大器也。”而此次拍品中潘天寿早期作品《墨荷图》正是潘结识吴昌硕的这一年,我们有幸通过这幅画作来品鉴艺术家的修养与天生才情;另一方面,时隔十三年的题识补款也成为青年潘天寿心理活动和社会活动的双重记录,意味深远。

潘天寿指画

据考证,少年时期,潘天寿曾在家乡县城见过老先生以手指蘸墨作画情景,令他着迷;潘在一些绘画实践中运用“墨指法”,运指运墨间别有的特致恰合艺术家凝重生辣的表现追求。由此图我们可以初探潘天寿日后绘画中于“无法中运法”之端倪。潘天寿成熟时期的线条尖锐、生挺具有人格化的张力;在《墨荷图》中我们可见,一根五尺有余的长线从画面右上拉向左下,流畅磅礴,画面无可增减。最后使画面具有和谐稳定性的是右侧顶天立地的长题,大小疏密,率意洒脱,方圆并用,一任自然;透露出其对吴氏画风的倾慕及其性格中与身俱来的刚健。

潘田寿

被师长索求补题,可谓是对自己的赏识与提携,故此他在画中左上角留下自谦之言:“此帧为余十三年前旧作,粗劣殊甚自叹”。我们也许不能仅仅将此视作为潘天寿的谦逊自嘲,在1936年他如此批评自己,已温和了许多。在一首1929年的题画诗中他曾写道:“予不懂画,故敢乱画,说是画好,说不是画亦好,不妄自批评,被讥蜀犬。懒头陀如是说法”,可见潘天寿个性强悍,对自我要求极为严格,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不为前人成果所淹没和改造。

最新产品

商城热卖

热度排行

九藏天下服务号

九藏钱币订阅号

九藏邮票订阅号

九藏书画订阅号

400-052-6999